💖💖💖【备用网址yabovp.com】比利时vs摩洛哥|世界杯官网【有些委屈,无论大小,只有受过同样委屈的人,才可以真正体会,否则旁人再好的善心善意,恐怕都无法让人真正心安】

探访中国之队器材服务商爱高体育:助力中国足球是使命

在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南岭辉堂一路,有一栋普通却又不平凡的楼房。说它普通,是因为这只是一栋三层高的小楼,在这条路上它一点都不显眼。但这栋小楼却与中国足球的发展产生了紧密的联系,这里是爱高体育——中国乃至亚洲最重要的足球器材生产商——的总部。

爱高是中国之队的指定足球器材服务商,他们的产品已经行销全球50多个国家,在国内受到超八成中超球队,以及8000所足球特色学校及幼儿园、多个校园足球试验区、试点县以及“满天星”训练营的青睐和选用。在业内,爱高无疑大名鼎鼎,但在普通球迷群体当中,它的认知度还不怎么高。其实呢,爱高的发展史很有点励志大片的味道。

爱高的创始人梁广仁是一名铁杆球迷,最开始从事家电行业,精通工业设计和产品研发,喜欢捣腾发明。2005年底的一天,有位朋友找到梁广仁,问他有没有兴趣帮忙开发一款简易的足球门,要求必须是安全的,最好是软体,人碰到不会受伤。因为在欧洲,每年因足球门倒塌造成的青少年球员伤亡事件非常多。梁广仁觉得把自己的专业背景和业余爱好结合是一项有趣的挑战,于是他第一时间把这次邀约和儿子梁嘉华分享。当时正在读高二的梁嘉华也是球迷,当知道父亲这次有机会投身一项和足球有关的生意时,梁嘉华非常兴奋和支持,提出了许多自己的见解。

经过多番研讨,梁广仁认为既要软体又要简易,那“充气”产品应该是最合适的了。正好他在日常工作中接触到一款改性PVC材料,它在强度、刚性等方面,都能发挥如同传统铁门的作用,于是就正式锁定了“充气球门”的概念。在做了多次改良之后,梁广仁在2006年初研发出了全球第一款商用充气式球门,英文品名以其产品特性“充气”(Air)和“球门”(Goal)组合而成,定为AirGoal,直接音译过来就是“爱高”。

当时一位英国的客户过来验货,专门带了一根棒球棍,这把梁广仁父子吓了一跳。为了模拟足球撞击球门的强度,英国客户拿着棒球棍对着充气球门的不同位置一顿猛敲,敲了不下一百次,当他发现充气球门在气密性、外观完整性等方面都保持完好时,不禁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就下单订了近五十套充气球门。爱高的第一单生意就这么做成了。

欧洲的足球文化深厚,客户一看就知道爱高的充气球门是好东西,但他们也会提出很多意见。梁广仁和他的团队跟着这些要求去改进,产品的质量也越做越好。经过三年多的市场历练,爱高充气球门在海外的销售业绩节节攀升,成为风靡欧洲、日韩的足球训练器材。

在海外市场收获了成功和经验,爱高在2010年决定开拓国内市场。此时的爱高除了充气球门之外,还生产了一系列的足球训练器材,作为中国队的忠实球迷,梁广仁父子希望自己研发的产品能够帮助中国足球事业发展。

由于自身缺乏专业背景,爱高当时对中国足球圈可谓一无所知,他们谁也不认识,最后还是梁广仁托了关系才找到了广州体院的著名裁判李志中老师,后者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国内必须要和中国足协合作,你们的产品才能真正做起来。”在李志中的引荐下,爱高接触到了中国足协,并从2011年开始赞助(当时还归足协管理的)校园足球,向每个省的部分学校免费提供充气球门。

刚刚大学毕业的梁嘉华和团队开始带着爱高的器材出没在全国各地的学校,出席大大小小的赛事、夏令营等活动。为了彻底了解用户需求同时推广产品,梁嘉华他们长期坚持和参与活动的教练员及孩子同吃同住,从最基础的层面参与赛事活动的方方面面。

当时的校园足球远没有现在红火,学校的经费也不多,很多学校顶多花个千把块钱去配置一个七人制球门,质量、安全性这些都不是首要考虑的因素,而爱高的一个五人制充气球门的售价就去到两千六百块钱。在免费将球门送给学校使用后,梁嘉华经常听到的反馈都是,“梁总,你们的球门真的不错,确实很安全,比我们学校的那个好百倍,我们都很喜欢,但我们真的没钱,再好也买不了……”

就这样,爱高在国内做了三年多的推广,叫好不叫座。由于几乎所有合作均处于赞助模式,爱高只能用国外市场赚的钱来养国内市场,入不敷出。平均下来,爱高在国内市场每年要亏七八十万,对一家小型民营企业来说,生死存亡的局面很快就出现了。“想过很多次放弃国内市场,2014年初那会儿特别想放弃,感觉每一天都像在煎熬。”梁嘉华回忆当时的情形时说,他们一家人为此争吵过,也哭过,但生性乐观的梁广仁还是说服了大家再坚持一下。

然后,奇迹就出现了。2014年10月,国务院《46号文件》横空出世,政策扶持加上资本的注入,使国内体育市场迎来井喷,体育用品需求也不断增加。而已经在业内积累了高口碑的爱高,自然成了大家在足球器械领域的首选。从2014年底开始,爱高公司的电话开始响个不停,“梁总,我终于可以买你们的充气球门了……”

2015年,中国职业足球迎来了黄金时期,很多中超球队也选用了爱高的足球器材。李铁当时在恒大当助教,平时在广州也经常出席足球活动,一来二去和爱高熟络起来。从留学巴西,到留洋英超,再到担任足球教练,李铁深知好的足球器材对提升训练水平和比赛水平的重要性。“你们的这些器材我在国外也有见过,但在国内还没见到比你们做得更好的。”李铁这样评价爱高的产品。抱着推进中国足球事业发展的共同意愿,双方一拍即合,李铁成了爱高的形象代言人。在爱高的发展过程中,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

佩兰担任国足主帅时,助教李铁向佩兰介绍了爱高的训练器材,结果佩兰很喜欢,爱高也因此走进了国家队。随后高洪波和里皮上任后,也继续选用爱高的产品。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爱高免费为国足提供各种训练器材,其产品深得教练组、球员、领队和队务等各方面人员的认可。爱高也从没想过找国家队要钱,觉得自己能为国足服务这本身就是很值得骄傲的事。

但爱高还想为中国足球做更多,他们开始与中国足协探讨能不能有更深层的合作。足协内部讨论后发现,国家队以往去各地集训,需要什么器材,一般就是列张清单给到基地,基地工作人员可能就会上网购买,于是出现在国足面前的训练器材,质量参差不齐,耐用性也不佳,国家队为此没有少懊恼过。这么多年来,没有一家公司像爱高这样,在器材这块能为国家队提供这么多专业的服务。于是中国足协决定,授予爱高“中国之队足球器材服务商”的身份。在2017年世预赛中国主场迎战乌兹别克的比赛开打前,爱高与中国足协正式签约,爱高从此开始向各级男女足国家队提供训练器材。

从深耕校园足球,到赢得中超球队青睐,再到成为中国之队官方服务商,爱高至此完成了与中国足球的深度捆绑,自己也在行业内树立了绝对的地位。

爱高公司创立至今已有15个年头,其产品也由最初单一的充气球门发展到目前六大产品系列,产品款式超过三百种,囊括了足球训练和比赛中的多个有机组成部分,实现从职业队到幼儿段的全覆盖。

爱高有自己的专门研发实验室,他们用匠人精神去打造每一件产品。比如,为了测试一个小小标志桶的耐冲击能力,研发人员会先将它放进零下20度的冷柜里48个小时,然后拿出来马上进行冲击,看它有没有变化。在国内几乎没有其他厂商会像爱高这样认真做研发,所以爱高产品的好是公认的,他们的产品甚至成为行业的标准。

被誉为“充气球门”之父的梁广仁如今已经过起了退休的生活,爱高的未来交到了三十岁出头的梁嘉华手中。虎父无犬子,由梁嘉华主导研发的“室内足球训练毯”近期一经推出,就成为了爆品。

“这块毯子可以让大人孩子在自家客厅就能完成十字拉球、V字拉球等基本足球动作的训练,未来我们还会推出更多这类产品,主要针对家庭用户。一方面我们需要拓宽爱高的产品线,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让更多的人可以轻松接触和喜欢上足球运动。”梁嘉华透露自己的研发初衷,“不论是职业足球,还是校园足球、民间草根足球,只有参与足球的人口基数足够大,国家才可以筛选出足够多的优秀人才,也只有到那个时候,中国足球才可能成为真正的足球强国。”

全系列顶级足球器材走进中国之队 爱高背后十年的匠人故事

中国男足主帅里皮走到球场边,向梁嘉华提了个问题。后者承认,6月7日的下午有点“过于激动”。那一天,中国男足在广州天河体育场与菲律宾踢了场友谊赛,赢了8:1。

作为爱高体育的运营总监,梁嘉华并不是什么追星族,但能够与传奇名帅面对面交流,向其讲解爱高足球器材的细节,确实使他异常激动。他为爱高足球器材公司的事业走向服务国家队的标志性时刻而感到热血贲张。

自2009年开始回归中国市场以来,爱高经历过国内足球市场的低迷、客户对新器材概念的抗拒、产品开发完善的艰苦。如今,爱高正式拥有了“中国足协中国之队足球器材服务商”的头衔,为中国足协中国之队旗下各支国字号球队提供全系列足球训练器材,助力中国之队提高竞训设施和比赛成绩。里皮亲自过问更可谓对爱高的认可和鼓舞。爱高的创始人、梁嘉华的父亲梁广仁钟情足球数十载,如今爱高正式投入到服务中国之队的行列中,梁广仁父子与爱高团队上下在打拼事业之余,更多了一份使命感,驱使他们在足球器材的领域更加不遗余力地投入。

用梁嘉华的话来说,国足友赛菲律宾这一天,是一个“爱高国足服务日”。爱高的总部在广州,国足来广州作赛,团队自然要现场跟进。不过那一次的广州集训后,当国足出征12强赛客战叙利亚时,倒不需要太多爱高人员随行了。“我们的职业足球队专用足球器材包,专为客场比赛而设,一个高档拖轮包里面装着一支职业足球队训练所需的几乎所有器材,收纳快速、也很便携,队务大哥们都很喜欢。”梁嘉华介绍道。

提起爱高,很多人都会第一时间想起他们最有名气、最老资历的发明产品——“充气球门”,其特点为安全、便携、专业。充气球门以一种特别研制的PVC软管为材料,充气后便形成球门形状,放气后能折叠成小块储藏。球门充气效率很高,两分钟便能成型,成型后硬度有七成接近金属的球门,可满足日常的职业训练和青少年比赛,专业度一点不差。其耐久度同样上佳,防水防紫外线材料让其无惧日晒雨淋,正常使用情况下在户外放置一周仍不漏气。因为球门的主要组成部分是软管内的空气,所以充气球门质量很轻,一个人就能轻松抬起,同时就算意外倒塌也不会压伤人,安全性突出。

发明充气球门、并研究透其工艺,梁广仁起码花了三年。梁广仁工业设计专业出身,长期服务于知名蒸发式降温产品设备企业科达机电,对于材料、技术的门道有深入洞察。2005年,一位香港朋友向梁广仁介绍,英国市场对简易球门有巨大需求。朋友看梁广仁属于专业人士,又热爱足球,就问他是否有兴趣开发对应产品。梁广仁觉得把业余爱好与专业背景结合是一项有趣的挑战。他左思右想,觉得若说轻便简易,“充气”简直是不二之选。正好他在日常工作中接触到一款改性PVC材料,它在强度、刚性等方面,都能发挥如同传统铁门的作用。于是他正式锁定了“充气球门”的概念。

如今爱高充气球门的三大特点被打磨得越来越极致,与欧洲市场对产品质量的严格要求有关。“我们通过参加展会推销产品,欧洲客户一看,知道是好东西。但他们还会提出更多的完善要求。我们跟着这些要求去提升,产品就越做越高质量。”充气球门在欧洲市场颇为走俏,后来又在日韩、美国、东南亚等地推广成功。梁广仁在江湖上也多了一个外号——“充气球门之父”。

梁广仁是充气球门之父,充气球门则是爱高足球器材之父。安全、便携、专业的优点,一直被贯彻到爱高往后陆续开发的所有其他器材产品中。

譬如国足出征马来西亚所携带的“职业足球队客队器材包”中,包含了充气人墙、可折叠式障碍杆、敏捷绳梯、安全抗风标志筒(雪糕筒)、可调节高度跨栏等部件。它们易于收纳,一个包裹就足够打包。训练时把包裹中的器材取出,简单充气或摆弄后即可投入训练使用。对于适应场地争分夺秒的客场球队来说,这样的套装确实非常实用。

以充气球门作为起点,爱高目前已发展出六大产品系列,产品款式过百种,包括单件的训练教学器材、器材组合套装、固定场地器材(如金属球门、角球旗、移动替补席等)、职业队器材套装(最高级别的器材组合)、裁判用品(含红黄牌、哨子、笔、胸前胶等)和应急医疗包(含纱布、绷带、喷雾以及简明医疗操作手册),这些产品囊括了足球训练和比赛中的多个有机组成部分,为足球的开展解决了许多实际问题。

时下创业界常强调“匠人精神”,以实业为基的爱高团队研发每一件产品时,同样匠心独运,产品中蕴藏的足球智慧常令观者印象深刻。像职业队器材套装,从一开始就是为职业足球俱乐部或成年国家队“量身定做“。而应急医疗包,则狠狠击中了草根及校园赛场上的需求痛点。当下,中国的业余球队和校园球队绝大部分都没有职业俱乐部的完善分工,当场上出现受伤情况时,领队或教练很可能要兼顾队医的职责。但他们未必有足够的专业医疗知识去处理问题呢。爱高的应急医疗包不但提供了医疗用品,而且还有图文并茂极度细致又便于阅读学习的操作手册,能够帮助负责人判断受伤球员的情况——哪些可以现场处理、哪些不宜比赛、哪些要赶紧送往医院进行专业治疗……爱高团队为此和专业的医疗机构联合研发了一年多。这些正是他们一直以来研发产品所秉持的匠心的缩影。

多样化的产品组合,不断壮大着爱高的竞争力。像具体到球门类产品,目前爱高不仅有充气球门,还有金属球门。里皮向梁嘉华询问的,正是爱高金属球门系列里面,折叠式铝合金球门的细节。“里皮想在训练中使用不同尺寸的小球门,问我们能生产哪些尺寸的球门。”

一问起足球门的发展史和特点,梁广仁总经理兴致大发。他介绍说,球门材料大致有四个级别。“最差的是塑胶管,成本低但容易损坏,也无法反复拆卸。过去欧洲家庭喜欢随便买个便宜的塑胶球门,放在院子里,几个月后踢坏了再换个新的,简直是球门中的‘快消品’。”

档次第二低的是铁球门。所谓的“铁”是薄铁,易生锈且笨重,而且多采用老式的铁钩挂网工艺,外露的挂钩带来一定安全风险。从充气球门开始,球门的各项特性开始向更好的方向演变。到最高级的铝合金球门,它在耐用性方面达到极致,同时还保留了一定程度的轻便。“爱高的铝合金门也可以折叠,同时利用沟槽挂网,不会出现外露伤人的挂钩。”梁嘉华指出爱高折叠式铝合金球门工艺的独到细节。

但若说应用广泛,爱高目前还是以充气类产品在国内市场独树一帜。里皮在上任国足主帅的首节训练课上,就亲自摆弄过爱高充气人墙。当时,媒体报道中纷纷提到“黄色充气人墙抢眼”,从里皮手提人墙的配图所见,爱高标志颇为鲜明。梁嘉华笑说:“这真是从天而降的‘活广告’!”

在采访中提及此事时,梁嘉华还特地向笔者介绍了爱高充气人墙的研发理念。“它是守门员练习出击接高空球的好伙伴。如果由真人配合训练,守门员很容易和进攻球员碰撞造成受伤。现在有充气人墙取代真人角色,放置在合适的位置,照样能模拟门将出击时与对方的碰撞,但受伤风险大大降低了。与此同时,爱高充气人墙充气和放气都是全球类似产品里面最快的,只需要在底部装够水,他就能够实现撞倒后自动的回弹,使用的简便和专业性都是一流的。”

另一款值得一提的充气产品,是爱高的“充气笼式球场”。它由球门和不同尺寸的围栏组成,全部采用从充气形式成型。一个“蛇皮袋”大小的袋子能装起一套长边10米的充气球场。这类充气球场特别适合外国的“街头足球”文化。草地上或者广场上找块空地搭建起来,马上就可以开始踢球了。

近年来,推广校园足球的相关政策不断出台。今年2月,教育部提出发展校园足球的目标,“到2025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将达到5万所”。全国多个地区、多家中小学相应号召,争相申请成为校园足球示范试点县区、校园足球特色学校。

“发展校园足球的其中一个要求,是让全校学生每周至少上一节足球课。一所小学一千多个学生,但学校中只有一片场地。怎样解决场地不够,难以管理的问题?答案就是爱高充气笼式球场。”梁广仁说。

爱高充气笼式球场包括多种尺寸,大至半个标准足球场,小至10米×5.2米的小球场。不同尺寸互相组合,就能在一个标准足球场上划分出不同的功能区域。学生轮流在各个区域活动、训练乃至比赛,这样真正全体性的足球课以及班级联赛就可以顺利开展起来。

颇有校园足球底蕴、国脚蒿俊闵的母校武汉万松园路小学目前就在使用爱高的充气笼式球场。尤其是2016-2017学年的下学期,学校正式推出足球校本课程。孩子们在充气笼式球场分割出来的六块场地中享受和学习不同类别的足球内容。5月31日,全国《校园足球》通用教材在武汉万松园路小学正式对外发布,梁广仁作为学校训练器材供应商的代表受邀出席发布仪式。

在2006年至2008年,顺着为欧洲市场提供简易球门产品的初衷,爱高早年主要针对国外市场。欧洲劲旅包括巴塞罗那、曼联等俱乐部梯队乃至一队,都有采购其产品,亚足联更是把爱高的“充气球门“放在其展厅,日本J联赛则有八成球队是爱高的用户。对自家产品越来越有信心的梁广仁当时心想:既然国外的职业球队和草根球队都觉得我们的产品好,我们为什么不把好东西分享回国内呢?

然而,开拓国内市场,正是爱高近十年来遇到的最大挑战。“铁球门成本更低,为什么要用充气球门?雪糕筒只多了个防风功能,为什么比别人的贵?……”梁广仁列举了当初遭遇过的各种国内客户质疑。

在梁广仁看来,这些质疑的源头,在于国内“足球文化”的匮乏。“好产品、普通产品、坏产品,国外足球发达的地方一下子就能区别出来。但国内没有足球文化,别说负责采购器材的人一开始分不清产品档次,有的器材甚至连教练和球员都不了解其功能所在。”梁广仁评论道。

于是,“开拓国内市场”实际上变成了“教育国内市场”。爱高在开发器材的同时,还要拍摄器材使用教学视频,产品安全性甄别教育视频、器材结合足球教案的教学视频等。“别人知道你的产品有什么用,才会有兴趣去使用。”梁广仁称,爱高是全国第一家制作器材教学视频的足球器材开发商。

开拓国内市场早年的最大任务,是让国内足球圈开始接受和逐步愿意尝试使用爱高产品。彼时,除了不断制作视频进行普及外,梁广仁更频繁地奔跑于全国各地,把爱高足球器材送给各省市足协,请他们在其下属球队的日常训练中试用。有一次,爱高“送礼”送到北京广场。2013年6月2日,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在广场举办了一场万名儿童欢庆“六·一”儿童节的活动。活动中的一大项目是由前国安名将曹限东、韩旭、南方等名宿组成的“国安老男孩队”,与100名小学生现场踢足球友谊赛。不过,鉴于在广场临时搭建足球场的难度非常巨大,所以该项目迟迟未能落实。梁广仁听说这个消息之后,主动联系希望提供可快速搭建拆卸的充气球门。最终,爱高与主办方达成合作,参与到“在广场踢街球”这种难能可贵的盛事中。

通过对外提供支持乃至赞助,从2010起往后的几年时间,爱高逐渐提升了其产品在国内的使用比例,包括中国足协的各级“U”字头青少年队都逐步愿意尝试。但爱高最大的发展契机还是在2014年国务院“46号文”出台后,中国足球市场受到刺激之时。校园足球事业在那两年多里,发展迅猛,梁广仁说,全国开展足球的中小学从2010年的3000多家增加到2017年的10000多家。这增长数字背后,正是爱高的市场潜力所在。

自2015年开始,爱高在国内的业务也走上正轨。“以前都是国外收入补贴国内,现在国内业务也能自己造血。”梁嘉华说。

爱高的发展可以从其参加中国国际体育用品博览会的力度可见一斑。自成立以来,爱高每年必定现身这项国内年度体育品牌盛会。2010年,爱高只租下规模最小的3×3米展位;而在今年5月底的2017年体博会上,爱高展位面积超过了100平。客流随着展位面积的扩大与爱高名气的上升而至,梁广仁今年首次在展会期间体验到何为“分身乏术”。“我很想逛逛整个会场,看看行业的新产品。但是来咨询的客户太多,三天以来我都没去参观过其他的展位。”

爱高参展的高潮在于开展首日,知名国脚、曾留洋英超的李铁到爱高展台亮相。在梁广仁看来,与其说李铁是爱高的代言人,毋宁说李铁与爱高为了同一个目标而走到一起。“初识李铁,是因为他为他的青训项目物色器材。我们交流的时间并不算长,但足以发现彼此的理念不谋而合:我们都希望在中国足球发展的道路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李铁作为2002年世界杯国足主力、中国留洋球员的代表,其历史地位已不容置疑。但退役后的李铁依然希望继续为中国足球奉献。他在恒大担任里皮副手,为的是向名帅学习,期待有一天自己能亲自把先进的足球理念传授给下一代中国足球人——以国足主教练身份完成这一使命更是李铁所梦寐以求。后来李铁在华夏幸福有了执掌帅印的历练,如今里皮入主国足,他又立刻加入助教团,可谓一步步逼近梦想。

“这就是李铁‘铁在烧’的性格,用不断的锻炼提升自己。实现梦想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坚持不懈的结果。中国足球发展也是同样道理,好的理念不会瞬间立竿见影,要坚持、坚持再坚持。”最早开发充气球门时,梁广仁展示了同样一份坚持的信念。理念相通让他、爱高与李铁走得更近。

随着双方合作紧密,李铁不但是爱高的形象代表,同时身兼爱高产品顾问之职。“我们的产品包如何搭配,李铁会提供建议。”梁广仁说,“有时李铁在海外看到新鲜的训练设备,也会发视频过来给我们参考。这对爱高改进或开发产品提供了大量有益启示。”

在李铁的支持下,爱高又多出一个输出口碑的渠道。不过梁氏父子所深爱的中国足球,却仍然处于跌宕当中。里皮入主为国足注入了新的气象,然而近期有关职业联赛的各种新闻又不时引发舆论的悲观情绪。

梁广仁总结爱高的成长经验时,提出“三个阶段论”——学习、理解、创造。学习海外先进理念,理解市场形势和产品原理,进入把握用户需要创造合适的产品。中国足球何尝不是如此。在梁广仁看来,里皮这种历史级别的名帅执教国足,犹如当年白求恩支持革命。不过中国足球能不能理解欧洲先进足球理念,继而磨炼出一套自己的风格,这就要看管理阶层的智慧了。

足球产业未来仍有望保持火热态势,爱高的市场前景不可限量;中国足球的未来相对不明朗,但依然是大批痴心球迷的情意结所在。无论爱高和中国足球将迈出多大的步伐,他们每一次前进,都堪称中国足球产业的福气。祝福爱高,祝福中国足球。

一文带你了解足球训练器材的3种表材料

其实都并不是很达标的,但是有很多小伙伴还是不是很了解怎么样的足球才算是合格的

1.真皮材料,这是足球训练器材当中,最顶级的表皮材料了,这里的顶级其实并不是说他是最符合国际标准,而是材料最贵的,但是小编想告诉大家的是,其实并不是材料越贵的足球用品,他的品质就越好,因为真皮材质是非常容易吸水的,这也是上周小编所说的很容易在雨天出现球体变重左右了判断和使用,所以这个昂贵的材质,虽然贵,但是他其实并不是很适合作为足球训练器材

2.PVC材料,这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合成材料,他的有点就是耐热,韧性和延展的性能比较突出,用这种材料做的足球训练器材会相对来说比较便宜,但是也有比较严重的缺陷就是容易变形,起包,在天气比较恶劣的情况下还会比较容易裂开来,但是正所谓一分钱就一分货,这种材料表皮的足球本身的售价也不高,所以他的质量属于中等偏下的情况也是大部分消费者预料之中的事情

3.pu材料,通俗来说这就是一种人造革,但是这种材料很容易会被消费者误认为是刚刚介绍的PVC材料,但是这种人造革表皮的足球训练器材有几个非常大的优势就是他的表皮会很耐寒并且弹性会相对来说很高,在室外使用来说也是非常不错的,而且目前很多室外的足球只要是正规训练或者中小型比赛都是会用这种表材料的足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