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网址yabovp.com】比利时vs摩洛哥|世界杯官网【有些委屈,无论大小,只有受过同样委屈的人,才可以真正体会,否则旁人再好的善心善意,恐怕都无法让人真正心安】

三十年的期待三十年的守候利物浦浴火重生的秘密都在这座百年球场里

这一个月默西赛德郡的故事特别多,复赛第一轮迎来默西赛德郡德比,今天默西赛德郡又迎来了阔别多年的顶级联赛冠军。

社交媒体诸多三十年利物浦球迷疯狂转发着关于利物浦的一切。我们不禁要问利物浦到底是怎样的俱乐部呢。

19世纪末,足球已经在英格兰这片土地上成为潮流,当时在利物浦市已经有四支初具规模的俱乐部,布特尔、利物浦苏格兰人、利物浦漫步者以及埃弗顿队。

这四支球队只有埃弗顿队拿到了英格兰全国联赛参赛资格,也只有埃弗顿队率先建立了主客场意识,在如今的利物浦市的斯坦利老公园,百年前的埃弗顿可以说是这儿的足球老大了。

霍尔丁是个白手起家的商人,他不仅有钱有头脑还非常热爱体育,经常时不时的就在斯坦利公园附近观看默西赛德郡的工人球队、学生球队等等在这里过招。

霍尔丁敏锐的商业头脑发现了足球运动里蕴含着的商机,急于扩张发展的埃弗顿队和霍尔丁不谋而合。终于在1884年,霍尔丁以100英镑租下了位于安菲尔德路红砖厂房对面那片属于酿酒商奥雷尔兄弟的土地。

就这样安菲尔德球场在1884年9月27日,埃弗顿5-0大胜厄尔斯顿比赛中,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初舞台印象。

随着英国职业联赛建立更加完善,安菲尔德球场上座率急速上升时,霍尔丁开始卖起门票。据史料记载,安菲尔德球场当时最多能容纳15000人观看比赛,门票收入最高达到5000英镑。

这还不够,霍尔丁在安菲尔德球场周围出售冠以他名字的啤酒,使霍尔丁的商业帝国进一步扩张。

不过霍尔丁靠卖酒大赚特赚也引起了很多争议,埃弗顿俱乐部大多数会员都来自于教会组织的圣多明各俱乐部的成员,在这些教徒看来酒精和巨额财富都是有原罪的,甚至还推行禁酒令。

1891年霍尔丁的埃弗顿队在安菲尔德拿下一座冠军奖杯,霍尔丁以个人身份买下了安菲尔德球场,买下球场的第一天,霍尔丁就下了两道令:一、我的酒是安菲尔德球场唯一指定饮品;二、安菲尔德的场子是我个人的了那么我就要租给埃弗顿俱乐部,租金上涨,从门票收入中扣除。

尽管现在看来为埃弗顿队付出很多的霍尔丁,想通过埃弗顿这个IP产品多赚钱也无可厚非,但在当时这绝对是大逆不道。

于是反对霍尔丁把埃弗顿变成捞金产业的这批人搬到了古迪逊公园,而一心跟霍尔丁的原埃弗顿会员则在霍尔丁家中成立了新的俱乐部利物浦。

1893年4月利物浦赢得了利物浦市金杯赛冠军,决赛对手正是埃弗顿,回到安菲尔德利物浦拿到这个非常有意义的金杯;

1894年10月3万球迷见证了利物浦建队以来在联赛中与埃弗顿的首场默西赛德郡德比;

1895年为了扩大利物浦球迷的市场,吸引更多球迷来看利物浦的比赛,建筑设计师扩建了一个能容纳3000人的新看台,数次扩建后看台也变得越来越陡峭。

当年《利物浦回声报》著名的体育编辑便把安菲尔德这些陡峭的看台统称为“Spion Kop”,他认为球迷在陡峭的看台上疯狂为自己的主队加油,像极了1900年英国布尔战争时面对那座英军无法逾越的Spion Kop山。

其实当时很多英国陡峭的球场主看台都曾被称为“Spion Kop”,但由于布尔战争时阵亡的300名将士全部来自利物浦当地人,“Spion Kop”在安菲尔德便多了一些致敬的味道。

在一战中就有很多利物浦曾经的名宿,以爱国的旗号鼓励利物浦的球员、球迷加入了那场惨烈的战争。

(图)1914年的足总杯,安菲尔德那时的球迷以及利物浦这座城市要去看球人们

据统计共有10万来自利物浦人直接参加了一战战事,而其中1/6再也没有回来。乔-丹斯、汤姆-格雷西、巴特洛普特等利物浦球员也无法回到安菲尔德。

一战后百废待兴,利物浦的策略是扩大对本土球员的招募,积极从预备队提拔新球员,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青春风暴”。

1922年这支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利物浦把英甲冠军带回了安菲尔德,这座笼罩在战争阴云之下的城市因为安菲尔德的荣耀而重新有了士气。

和平时期看球重新成为利物浦人民生活方式,不管利物浦战绩好坏,能每周来安菲尔德看球,也好过在战争中提心吊胆过日子。

随着看球的人越来越多,安菲尔德球场也面临着又一轮的改扩建。这一次改扩建后可容纳30000人次,kop看台也加盖了顶棚。

利物浦在很长一段时间荣誉陈列室都没有再增添新的奖杯,甚至一度还掉进了降级的危险区。

直到伟大的乔治-凯教练把巴斯比带到了安菲尔德,没错,就是后来被红魔曼联奉为传奇的巴斯比。

师徒两人力挽狂澜把利物浦重新扶上了正轨,然而留给足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二战的阴影袭来。

1939年利物浦在安菲尔德击败布伦特福德时,德国的坦克已经碾过布拉格直奔波兰,人们的话题从足球又回到了战争。

很快那年秋天,英国对德宣战,一切为战争服务,足球又成了“奢侈品”,利物浦的很多球员再一次应征入伍。

比利-利德尔、杰基-巴尔默、鲍勃-佩斯利包括当年还没有加入利物浦,但后来成为利物浦教父的比尔-香克利,都投入到战争中。

受伤是无法避免的,像参加了敦刻尔克大撤退的巴尔默和北非战场上当炮兵的佩斯利就不同程度的受过伤,好在他们都回到了安菲尔德,还能见到安菲尔德二战后的模样。

而有一些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二战前担任利物浦队长的汤姆-库珀加入了宪兵队,但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不幸牺牲,和其他75位无法回到英国见证英国足球联赛重开一样,他们长眠在战火纷飞的年代。

二战后利物浦虽然凭借利德尔等人的高光拿到了英甲复赛后的联赛冠军,但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期间里,利物浦进入了一段衰落期,这期间利物浦也不是没有改变,他们耗费12000英镑给安菲尔德安装了泛光灯,扩建了梅尔伍德训练基地,但这些改变都不足以让利物浦重返光辉岁月。

比尔香克利的辉煌不用我多赘述,他将一只英乙球队带上了欧洲之巅,十年时间建立的红军霸业,让红色风暴席卷全球。

而与利物浦俱乐部一起走向全球的还有披头士乐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足球和摇滚成为利物浦人的新骄傲。

比尔-香克利时代的安菲尔德球场并没有太多改变,但有一个建筑物的建立,可以说是改变了利物浦整个俱乐部的命运。

起初靴室就是用来放球员们的鞋子、球衣、训练所用装备的储物间,唯一能拿来坐的是啤酒箱。

后来教练组团队发现这是个讨论战术的好去处,于是给这个小木屋添置了老旧的板凳、有些年头的柜子、捡来的地毯。

从靴室走出的“成员”日后大多也成为名满天下的教练,或者是为利物浦奉献终生的人。

利物浦已经不是当初的英乙俱乐部了,随着1966年英格兰第一次夺得世界杯,安菲尔德走出的射手亨特大放异彩,安菲尔德球场的大规模重建已经提上议事日程。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安菲尔德旧的主看台被部分拆除,并进行了扩建,加盖了新屋顶。

1973年3月10日,新看台正式揭幕,安菲尔德正式向欧陆发出了红军的怒吼。

比尔-香克利之后利物浦靴室的传统继续保留,佩斯利接力英甲冠军,欧洲联盟杯都收入囊中,此时他在荣誉上可以跟香克利比肩。

1977年5月,这支由佩斯利坐镇,凯文-基冈等人领衔的球队经历了从足总杯决赛输给曼联,到欧冠决赛对门兴胜利的大喜大悲。

卫冕欧冠冠军,再夺英甲冠军,以及第三次站上欧冠冠军领奖台,安菲尔德的英雄也从托沙克、伊恩-卡拉汉变成达格利什、伊恩-卡什。

从佩斯利到乔-费根,从英甲三连冠到1984战胜罗马再夺欧冠冠军,红军称霸欧陆已经是事实,谁也不知道此时黑暗的阴影已经向利物浦袭来。

利物浦球迷也从此就被扣上了狂热、酒精爱好者的帽子,给希尔斯堡惨案埋下了伏笔。

此时达格利什已经接过费根的教鞭,尽管达格利什并不是靴室成员,他也很好的继承了靴室的传统。

就在利物浦快要解禁欧战的1989年,希尔斯堡惨案再次让安菲尔德陷入死亡的噩梦。

尽管两次惨案都没有发生在安菲尔德本地,但安菲尔德所有人的心都为这两起事件中的人们揪着。

而对于安菲尔德来说两场惨案的改变就是取消了所有的站台票,主要围场内全部改为座位。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改造成时球场容量大幅减少到12390人。

这很难满足安菲尔德的球迷需求,尤其是在英超初成的那段日子,于是很快安菲尔德改扩建工程再次提上日程,而那时候的安菲尔德球场已经越来越有现在的模样了。

不过就像利物浦在这段时间的表现一样,安菲尔德的发展也并不顺利,双层看台的使用使得老旧的球场顶棚承压遇到了问题,出于安全考虑,这个时期利物浦又不得不出资增加支柱,稳定看台顶棚。

好在传承在继续,利物浦接力棒交给了罗比-福勒、欧文、杰拉德、麦克马拉曼等人。

不过在那十年伴随着kop看台一次又一次重建,利物浦陷入沉寂,那十年英超记忆更多记得的是曼联红。

1994年那场利物浦与诺维奇的比赛,与其说是见证安菲尔德的老kop看台最后一场比赛,不如说是利物浦旧时代最后的狂欢。

(图)1994年利物浦与诺维奇的比赛之后,安菲尔德球场取消了所有站台票,老安菲尔德球场越来越有现在的模样

那场比赛诺维奇在安菲尔德球场喧宾夺主击败利物浦,也算是对利物浦未来十年、二十年的一次预言。

进入新世纪,利物浦无时不刻想重塑辉煌,他们也确实做到过,霍利尔的“小三冠”(联赛杯、足总杯、欧联杯)、伊斯坦布尔的疯狂翻盘都给安菲尔德红色增色不少。

这一时期也有投资者慕名而来,不管是做安菲尔德的“新国王”,还是做又一个英超“阿布”,利物浦的商业价值在这一时期并不弱。

雄心勃勃的野心家们甚至还准备打造全新的“安菲尔德”——在曾经那个作为老公园时期就是利物浦“备用球场”的斯坦利公园建造一座新体育场。

然而这也是压垮利物浦新世纪初期最后一根稻草,利物浦的商业价值和竞技实力也一落千丈,英超球迷时代安菲尔德似乎代表着冥顽不化的老古董保守派,而利物浦则更像是个古老的笑话。

终于在经历了既不懂球,也不好好经营的吉列特时代后,新世纪的利物浦迎来了芬威集团。

这位美国人懂不懂足球谁都不好说,但财报一定看得不错,他和新股东们放弃新建球场计划,选择继续扩建和开发安菲尔德。

都说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那么至少2010年芬威集团领衔在安菲尔德种下的希望之树到今年正好十年,安菲尔德迎来了收获季。

2016年安菲尔德的改扩建工程大部分完工,54074个坐席全部安排妥当,似乎预示着这座球场将迎来新的辉煌。

希尔斯堡惨案昭雪;完成奇迹大逆转赢得欧冠奖杯;97分的英超亚军;提前七轮拿下三十年来首个英超冠军……

哪怕安菲尔德球场如今空无一人,也不能掩盖安菲尔德的红色再一次让人们陷入疯狂。

一左一右守护着安菲尔德球场的“香克利大门”和“佩斯利大门”一直在发挥着他们的作用。

而那个一直保留的老隧道上方红底白字的 “这就是安菲尔德 ”,更像前辈们的眼睛和灵魂一直守卫着这里。

克洛普曾说在球队赢得重要冠军之前,禁止球员触碰这个标志,2019年的夏天伊始利物浦终于破例,而今天之后他们又能再次破例了。

就连很少表扬对手,下一轮很可能要给冠军利物浦行列队礼的曼城主帅瓜迪奥拉,也不得不说“这就是安菲尔德从来都不是一句口号,在这里的精神、传统、影响力,放眼世界上任何一座球场都难以找到。”

安菲尔德的球场故事远远没有结束,亨德森、米尔纳、范戴克之后还有阿诺德、埃利奥特、柯蒂斯-琼斯他们会在这里继续书写属于这块地盘的百年传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