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网址yabovp.com】比利时vs摩洛哥|世界杯官网【有些委屈,无论大小,只有受过同样委屈的人,才可以真正体会,否则旁人再好的善心善意,恐怕都无法让人真正心安】

这个国家看不到改变的希望

6月8日,纪录片《逃离厄立特里亚》(Escaping Eritrea)获得皮博迪新闻奖,揭开了这个

◎ 《逃离厄立特里亚》的封面,两个当地小孩手拉手站在旷野上,他们的未来晦暗不明。图片来源:PBS

这两份证据,将聚光灯再次转向了这个非洲小国,以及这里不为人知的阴暗和恐怖。

为了逃避兵役,甚至有11岁至12岁的儿童「未雨绸缪」,早早辍学躲藏起来。

「阿斯马拉(首都)街头都没有人。他们正在带走孩子。他们挨家挨户地带走所有人,只留下母亲。这种情况在所有城镇和村庄都在发生。他们在围捕行动中带走所有人,再进行分类。」

另一些证人提到,当局征召了年仅14岁的儿童,而主管机关甚至没有通知这些儿童的父母。

◎ 一个厄立特里亚男孩(左)从围捕中侥幸逃脱后,与家人一起离开故乡四处流亡。图片来源: Official

然而,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中学生被要求,最后一年的学业要在军营完成,接受军事训练。

这意味着,孩子们必须在中学读完之前,就辍学逃跑,不然就会被强行送进军营,开始无限期兵役。

「许多女性,她们要么被威胁、要么被要求提供性服务以换取手机打一个电话,以换取水,以换取卫生巾——以换取任何东西。有些人绝望了……所有人都绝望了。」

联合国报告员收到了许多关于逃避服役者被逮捕的报告,而向法院申诉只会石沉大海。

他在2011年,因为试图逃避服兵役被捕,关押在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郊外的阿德·阿比托(Ade Abieto)监狱长达四年多。

囚犯们挤在房间里,潮湿、炎热、缺乏食物、水和医疗,每顿只有一些粘稠的糊状食物勉强果腹。

同时,政府还会进行「代理处罚」,即将逃避服役者或逃离厄立特里亚的人的亲属逮捕,代替他们被监禁。

据世界银行估计,2020年,全球约有52万厄立特里亚难民,约占当年总人口(608万)的8.5%。

阿里(Ali Abdu)、汉娜(Hanna)和德利娜(Mehari Delina Binega),同样是厄立特里亚女孩,命运却天差地别。

阿里是厄立特里亚前新闻部长的女儿,有厄国和美国双重国籍。现在,她已经被单独监禁了十年之久。

2012年,在父亲申请第三国庇护后不久,她试图逃离厄立特里亚,在厄苏边界上被捕。

汉娜是厄立特里亚前国防部长彼得罗什(Petros Solomon)的女儿。

她挣扎着长大了,为了躲避国民役四处流亡,被捕入狱,强制服役,知道了父母为何消失,也理解了他们的信仰和坚持。

在熟练掌握立陶宛语之后,她将重新读高中,考取大学,实现她成为生物化学家的梦想:

2013年,震惊全球的兰佩杜萨(Lampedusa)惨案,就发生在厄立特里亚难民身上。

◎ 一群厄立特里亚难民在乘船从利比亚去往意大利的兰佩杜萨岛时发生了船难,震惊了全世界,也让全世界意识到,难民海上逃亡的极度危险。图为当时的部分棺材。图片来源:Reuters

2014年的纪念活动上,幸存者莱特布伦(Letebrhane)回忆当时的经历,仍感到痛苦万分:

「我曾经再也不想看到大海,但我意识到这一天对我是多么重要。(在登船之前)我已听到很多令人惧怕的故事,从海路往欧洲是很危险的,但我们已走投无路。」

她幸运地活了下来,可她的挚友赛奈特(Senait)则永远留在了那艘船上。

2017年,化名约翰(John)的男子从厄立特里亚逃走之后,预定于利比亚登船前往欧洲。

厄立特里亚政府会对本国的难民和侨民其收入2%的「复苏和重建税」,以筹集资金。

如果不支付钱款和签署「悔过书」,厄立特里亚外交部就不会提供任何领事服务。

「如果我不这样做,就办不了任何事;我甚至不能在厄立特里亚安葬我的母亲。如果我要继承遗产,我在厄立特里亚的兄弟姐妹们无法执行遗嘱。我们甚至可能失去土地或房子。」

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得不做出艰难选择:是去使馆支付高昂的税款,还是放弃自己的移民身份。

◎ 伊萨亚斯。图片来源:Eritrea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与此同时,尽管1997年宪法写明,厄立特里亚采取多党制,但政府明令禁止建立其它的政治组织。

2002年,厄立特里亚颁布的《选举法》,更是明确表示「多党制不符合厄立特里亚现状」。

伊萨亚斯所属的人民民主与正义阵线党(PFDJ,以下简称人民党),也就成了厄立特里亚唯一的政党。

而厄立特里亚的国民议会采用一院制结构,150个席位中的50%保留给人民党,剩下的一半席位由民选代表获得。

当宪法所规定的基本权利受到侵犯时,受害人很少能在厄立特里亚的法院成功提起诉讼,法院也不按宪法规定进行审判。

同时,他也声明会重新起草宪法。但直到今天,政府还没有向公众通报过新宪法的任何进展。

佐巴(Zoba)法院负责大额不动产案件、社区法院处理小额不动产纠纷、教法庭审判婚姻家庭相关案件、劳工法庭处理劳动纠纷……

这既给了不法之徒近乎无限的操作空间,也使得伊萨亚斯及其人民党可以任意使用法条,作为党同伐异的工具。

「监狱是厄立特里亚生活的一部分,这不是你可以避免的事情。政府官员可以因为不喜欢你眼睛的颜色就监禁你,而你无法联系律师或出庭。」

联合国报告中也指出,厄立特里亚政府没有努力处理「有罪不罚」问题,无数受害者不能就他们遭受的侵犯人权行为诉诸司法,更别说获得救济。

同时,该国的新闻自由长期排在全球倒数,媒体只有一个选择——成为「国王」的喉舌。

◎ 在180个国家中,厄立特里亚的新闻自由度2021年排在180名,2022年排在179名。图片来源:RSF

其中最严重的,是包括瑞典-厄立特里亚记者兼作家达维特(Dawit Isaak)在内的16名记者。这批人对外已经「失踪」逾20年。

尽管从未宣判,但所有人都知道,自2001年厄立特里亚关闭独立媒体以来,他们一直被羁押在被称为「别墅」的不公开场所中,是全世界被拘留时间最长的记者。

◎ 「别墅」是位于城镇中、无法被轻易识别为监狱或拘留场所的秘密拘押场所。由于监狱系统完全缺乏透明,无从核实这种秘密场所的数量,但考虑到失踪者的人数,它的存在是确实无疑的。图为联合国调查中得知的一些「别墅」位置。图片来源: Official

政府认为,介于与埃塞俄比亚「不战不和」的关系,国家有必要保持高度军事化。

2018年,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签订和平协议,但政府并未因此解除国民役动员。

政府借此继续进行无限期服役,并声称这是保卫国家和对抗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的必要举措。

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伊萨亚斯主导的人民党及其核心成员,大部分来自埃塞俄比亚的提格雷,以及厄立特里亚外围地区。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权,他不得不塑造一个又一个外部敌人,使国家永久处于紧急状态,人民中永远弥漫紧张氛围。

只要伊萨亚斯还是总统,他出于维护统治的目的,极大概率会将现在的国家紧急状态延续下去。

从厄立特里亚逃到兰佩杜萨岛的生还者重返海难现场悼念死者并与教宗会面.UNHCR中国,2014-10-1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